白鹿巷球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ugumianyang.com/,热刺队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历史悠久的白鹿巷球场已经陪伴托特纳姆热刺队走过了115年的时光。19世纪末期,白鹿巷原本只是隶属于啤酒商的一块苗圃。1899年,商人乔治·贝克维茨(George Beckwith)给这块草地围上了围栏,两端加上球门,于是,最原始状态的白鹿巷球场诞生了。那年夏天,托特纳姆热刺俱乐部董事约翰·欧维(John Over)租借了这块场地,热刺队也从靠近808高速公路的诺斯博兰郡公园球场搬迁而来。

地址:748 High Road,Tottenham,London N17 0AP,Britain

白鹿巷球场和当时英格兰的其它球场一样,白鹿巷在最初的五年里只有500个座位,专门留给那些尊贵的客人,另外有顶棚的站立位置是12000个,球场最多能容纳32000人。1901年,热刺队夺取了入主白鹿巷之后的第一座冠军奖杯——足总杯,当时球队甚至还没有加入英格兰全国性联赛。随着球队战绩的提高,球场的容量显得有些不足。1905年,俱乐部斥资8900英镑买下了球场靠近埃德蒙顿Edmonton)街一侧的一块土地,又花费2600英镑来扩大球场,还在帕克斯顿(Paxton)街一侧新建了一个银行,以方便前来看球的观众。经过这

1908年,托特纳姆热刺队开始征战英格兰联赛,俱乐部董事会也邀请了当时的著名建筑师阿奇巴尔·雷奇(Archibald Leitch),为白鹿巷设计一个全新的看台。经过雷奇的设计,球场坐席增加到5300个,站立的位置也增加了6000个,建筑师还给东看台加上了一个顶棚,木质看台也被水泥所替代。1909年9月11日,重新修建过的白鹿巷迎来了第一个对手曼联队,这也是热刺队在顶级联赛中的第一个主场比赛。1909-1910赛季结束后,球场正门刻上了俱乐部的队徽标志——踩着足球的公鸡图案,也正是从这时起,“白鹿巷”(White Hart Lane)这个名称被越来越多地使用。1921年,热刺队再夺足总杯,富有远见的俱乐部买下了球场前面的一块土地,建造了一个餐厅和一个咖啡厅,同时再次对白鹿巷球场进行整顿,靠帕克斯顿街一侧的看台被加上了顶棚,两年之后,另一侧的公园巷看台进行了同样的改造,合计费用超过了3000英镑。这些改造工程再次依靠了雷奇的设计,球场的容量也增加到58000人,其中的4000个座席是在顶棚的覆盖之下。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是热刺队最辉煌的时期,球队在名帅尼克尔森和超级射手格里夫斯的率领下,夺取了两次联赛冠军、三次足总杯冠军和1963年的欧洲优胜者杯桂冠,而白鹿巷的修葺也在这一时期最为频繁。1953年,白鹿巷在球场四周支架上装上了照明设备,1957年俱乐部又对这些照明灯进行了更新。1962年,公园巷看台又增加了2600个座位,一年之后帕克斯顿街看台也增加了3500个座位,随后俱乐部又将帕克斯顿街看台和西看台连在了一起,这样又增加了1400个座位。随着球队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欧洲赛场,一向重视自身形象的热刺俱乐部继续整顿白鹿巷。1972年,俱乐部斥资26000英镑更新了照明系统。一年之后,西看台和南看台连在了一起,球场又增加了700个座位。1980年11月,陈旧的西看台被全部推倒重建,建筑工人花了15个月的时间建成了全新的西看台,并且一直使用到现在。1989年夏天,东看台也得到了翻修,重新安装了照明灯。1992年,东看台和南看台下层的座位都进行了翻新,北看台的下层也建成了全坐席,还加建了一个顶棚并和东西看台的顶棚连在了一起。1995年,又在南看台一侧增加了巨大的显示屏,播放比赛双方的出场名单以及精彩的镜头,球场的容量也在多次修整之后变成了33000人。1996年,借着俱乐部高层人事变动的东风,球场帕克斯顿街看台加建了一层高层看台。1997-1998赛季末,这项改建工程得以完工,球场容量也最终定格为36200人。

虽然伦敦地区球队众多,但是托特纳姆热刺队凭借着自始自终对攻势足球的追求而独树一帜,配合流

畅、注重进攻的球队也赢得了球迷的欢心。即便是在1977年跌入乙级联赛,白鹿巷球场每个周末仍然人满为患。历史上白鹿巷的最多观众纪录出现在1938年3月5日,热刺队在足总杯第六轮中迎战桑德兰队,白鹿巷创纪录地进入了75038名球迷,不过主队却令人失望地输掉了比赛。

在引进外援方面,热刺也是英伦三岛第一个勇于吃螃蟹的俱乐部。1978年,球队与阿根廷球星奥斯瓦尔多·阿迪莱斯(Osvaldo Ardiles)和里卡多·比利亚(Ricardo Villa,出生于1952年8月18日,右边锋)签约,使英格兰联赛中第一次有了真正的外援,一时间白鹿巷的球票“洛阳纸贵”,很多球迷买票只为了一睹两名外援的风采。1994年,球队又从意大利引进了德国球星克林斯曼,这一次则掀起了世界级球星涌向英格兰的转会狂潮,克林斯曼还给球队带来了一项“英格兰足球先生”荣誉。

在现在的英超中,白鹿巷也是赫赫有名的“魔鬼主场”,诸强在这里都没有讨到多少便宜。自从英超联赛诞生以来,利物浦队在白鹿巷只赢得过两次胜利,同城死敌阿森纳队也只赢过三场比赛;可怜的曼联队更是一直备受“白鹿巷魔咒”困扰,直到2003年4月才首次在这块场地上战胜主队。不过,同处伦敦的切尔西队对白鹿巷却有着美好回忆,算上今年1月15日那场2∶0的胜利,切尔西已经连续18年在白鹿巷未尝败绩。

作为热刺的死对头,阿森纳队虽然在白鹿巷球场战绩平平,但却曾经有过两场最骄傲的比赛。1970-1971赛季联赛最后一轮,“枪手”做客白鹿巷,只要不败即能夺取联赛冠军的客队凭借雷·肯尼迪(Ray Kennedy)在第88分钟的进球,以1∶0战胜热刺,将冠军揽入怀中;2003-2004赛季英超第35轮

2003年12月8日,热刺队凭借前锋罗比·基恩帽子戏法,在主场以5∶2狂胜狼队,球队也用这场酣畅淋漓的大胜迎来了他们的第100场英超联赛胜利。由于球场容量偏小,英格兰足总很少将重要比赛安排在白鹿巷球场。1966年英格兰世界杯,白鹿巷只承办了A组的一场小组赛,结果乌拉圭队依靠罗查(Rocha)和科尔特斯(Cortes)的两粒进球,以2∶1击败了法国队。1996年欧洲杯,白鹿巷则没有被列入承办球场之列。

虽然昔日曾在欧洲赛场上取得过不俗战绩,但是近年来托特纳姆热刺由于经营不善、频繁更换主帅等原因,导致战绩不佳,最近14年中他们只在1999年夺得过一座鸡肋般的联赛杯冠军奖杯。另一方面,由于地处伦敦经济较为落后的北部地区,从球场步行到最近的“七姐妹”地铁站也要20分钟,白鹿巷的交通和它的容量一样成为被球迷诟病最多的地方。伴随着温布利、海布里等球场的相继重建,略显陈旧的白鹿巷球场在英格兰的地位就如同热刺在英超中的排名一样每况愈下。有鉴于此,俱乐部正在要求伦敦市政府整顿白鹿巷附近糟糕的交通状况,否则球队将考虑搬离陪伴了他们106年的白鹿巷。很多时候,历史总是眷顾那些小人物。白鹿巷球场,线分钟,后卫卡布尔的一记轰门,让维拉到手的3分成了泡影,法国人被队友和教练高高抛起,仿佛北伦敦的救世主。

“拯救”是赛后各大媒体描绘卡布尔用得最频繁的词,《每日镜报》称法国人“救了热刺,也许还救了尤尔。”《泰晤士报》称他“挽救了周年庆典。”《每日电讯》认为卡布尔“送给热刺最好的生日礼物。”《卫报》则称“卡布尔还拯救了罗宾逊。”

相比贝尔巴托夫、基恩齐姆邦达的入球,卡布尔的破门太关键了,当基恩罚入点球后,白鹿巷看台上热刺蓝白相间的队旗汇成了一片海洋,随着第四官员公布补时3分钟后,热刺球迷狂喜中伴随着忐忑不安,没有人知道还能不能看到主队第四粒入球,但卡布尔的左脚令他们彻底释放,这个入球也将成为热刺历史上最重要的入球之一,法国后卫的名字也将载入俱乐部125周年的纪念册。

英超在本轮迎来最特殊的一场较量,百年白鹿巷球场迎来告别战,热刺最终依靠着万亚马与哈里-凯恩的进球击败造访的曼联,近54年来首次收获联赛亚军。

赛后,热刺举行了隆重的告别仪式,热刺在60年代、70年代、80年代以及英超时代的名宿齐聚一堂,共同见证这一动情时刻。冥冥之中,虽然在名宿出场时天空下起了大雨,但是当活动结束,球员与名宿们告别白鹿巷球场之际,天空放晴,彩虹刚好出现在了白鹿巷球场的上空。

这是白鹿巷球场的最后一场比赛,下赛季,热刺的主场将暂时迁移到温布利球场,而白鹿巷球场则将会翻新重建,新的球场预计将在2018/19赛季投入使用。

You may also like...

Popular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